时雨

废人一个

截了一个伐木累上的
最好的WE等你们
加油加油!!

看到一个为死囚犯写遗书的人和采访者的对话
那些在判决书上的油墨只是决定了他人对囚犯生死的定论,而事实上没有人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死活,他们必然可恨,但是,他们比我们更可怜。如果可以,我想原谅他们,前提是他们可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带给他人或社会的痛苦以后。愿所有人都可以在这个世界上被温柔以待。

有鸽子的地坛 ,

湿漉漉的故宫,

大汗淋漓的颐和园,

午后的北大,

昏昏欲睡的歌剧,

冷得要命的国博,

还有不知道去了多少次的王府井,

反正是久违的一家人,

所以不管怎样都很满足。

穿了疾跑鞋拿到的一点点

向往的生活


肆意

最近是
秃头坏坏🌚